参考封面 | 朔尔茨能力遭质疑

参考消息网3月29日报道 朔尔茨在大选期间自诩胜任总理一职,但上台后不久就面临战后德国少有的艰难时局。面对乌克兰战事、难民潮、高企的原材料价格还有新冠病毒疫情,这位总理显得苍白无力。曾任汉堡市长和德国财政部长的朔尔茨似乎还是在用从前岗位上惯用的手段来应对这些历史性挑战。但目前德国笼罩在浓郁的不安氛围之下。民众迫切渴望从领导人那里获取信心,但不善于表达个人感情的朔尔茨迄今表现得仍然像是个模范公务员,而不是指明方向的领袖人物。目前,民众对朔尔茨的态度相当分裂。民调中对他表现满意和不满意的民众分别占到了42%和43%。

德国《明镜》周刊3月26日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3月26日发表题为《语言是如何进化的:一种新的想法表明,这只是一场游戏》的文章,作者为莫滕·H·克里斯蒂安森和尼克·沙特尔,全文摘编如下:

1769年1月16日午后,“奋进”号停靠在火地岛的好胜湾。当詹姆斯·库克船长和他的船员上岸时,他们遇到了一群土著居民,他们可能是豪什采猎部族。库克一方的两人走向前。很快,豪什的两个人也走上前,展示了小棍子,并把它们扔到一边。库克一方将此解读为表示和平意图。他们是对的:双方很快就互赠礼物并分享食物。尽管语言不通,并且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们仍可以通过一场高风险的跨文化猜字游戏进行交流。

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会面临沟通挑战,在国外可能就会用手势来交流。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会进一步思考语言——更不用说它的许多令人困惑的谜团了。声音如何传达含义?语言模式的复杂层次从何而来?为什么孩子们学习语言如此容易,而黑猩猩却几乎学不会呢?

我们认为,这些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答,因为科学家们一直在错误地研究语言。越来越多的研究削弱了流行的观点,即人类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以某种方式连接到我们的大脑、编码语法规则的语言能力。在我们的新书《语言游戏》中,我们认为语言根本不是规则。正如库克的遭遇所表明的,这是关于即兴发挥、自由和被理解的渴望,只受我们想象力的限制。这一激进的想法有助于解释那些长期存在的关于语言的谜团——以及语言是如何进化的,为什么它让人类与众不同。

语法化的渐进过程

几代人以来,科学家们一直试图了解语言规则是如何从生物学中衍生出来的。现代语言学的奠基人诺姆·乔姆斯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语言是由一种以某种方式内置在我们基因和大脑中的“通用语法”支配的,个别语言的特定语法是这一通用蓝图的变体。

即使作为年轻的研究人员,我们也看到了几个怀疑语言起源于生物学看法的理由。首先,语言的变化比我们大脑进化的速度快得多。此外,进化没有预见性,所以我们在非洲的早期祖先不可能适应后来世界语言的惊人多样性。

如果语言不是来自生物学,那么它从哪里来呢?我们认为答案是文化:语言的进化就是文化的进化。我们认为,这也需要重新思考语言是如何运作的。这不是一场网球比赛,信息在大脑之间来回传递,大脑系统地提取信息。正如库克与豪什部族的会面所揭示的那样,人们通过合作逐步建立共识,即兴发挥,就像在猜字谜游戏中一样。如果我们是正确的,世界上大约7000种不同的语言是无数次重复这样的字谜游戏的结果。

当然,生物学仍在发挥作用。事实上,我们发现,将语言视为一个自我组织的进化系统是有用的——一个适应于特定生态环境的有机体:人脑。

但是,反复即兴的语言猜谜游戏怎么会产生语言的语法复杂性呢?研究语言如何随时间变化的语言学家发现了一个令人信服的取代乔姆斯基的通用语法的替代方案,从而提供了答案。今天的语法模式是通过一个被称为语法化的渐进过程产生的,在这个过程中,单词失去了意义,承担了纯粹的语法角色,而它们的发音往往被弱化,以便更容易说出来。随着语法化,语法模式就不需要植入我们的基因了,相反,它们在千百年间自发形成。

创造力的参与解读

还有一个问题是,你如何理解源源不断的语音——这是一项惊人的心理壮举,当你听到人们用一种你不懂的语言进行机关枪式的交谈时,这一点变得显而易见。

大脑面临着我们所称的“要么现在要么永远不会”的瓶颈:当语言流冲击时,你必须立即理解它。我们认为,大脑不是系统地分析它,而是在汹涌而来的新语言洪流被从记忆中抹去之前,使用组块——并行地将声音分组为音节和单词,将单词分组为短语,将短语分组为句子。即使这样,如果你仅仅依靠语言输入,你也不能指望从这种语言的冲击中得到很多信息。单词、短语和句子并不包含像乐高积木一样垒在一起明确定义的词组。正如斯坦福大学的心理语言学家赫伯特·克拉克所说,语言从根本上说是一种协作。仅仅分析语音是不够的。至关重要的是,人类还必须利用创造力和任何我们可以合作收集的关于过去交流的共同直觉、知识和记忆来实时解读它们。

如果语言是通过几代人即兴猜字游戏的文化进化磨炼出来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孩子们可以如此轻松地掌握母语。语言是一种交际工具,由人脑的局限性和能力决定。孩子们面临的挑战不是掌握一个复杂的语法系统,而是利用他们能从当前情况和过去经验中收集的任何线索,让自己了解并理解当下的其他人。成功的关键很简单:每个说话者都曾经是个孩子。因此,儿童必须学习的语言字谜模式是由大脑和身体相似的前几代语言使用者创造的。这就是语言易于学习和使用的原因。

我们的语言字谜观点似乎暗示着语言起源于手势。但声音也有非凡的模仿能力。关于语言起源于手势还是声音的争论仍在继续。我们的看法是,它的起源可能是多模式的,因为早期的沟通者会希望尽可能多地采用各种方式,为语言猜谜提供线索。

无数代的交流累积

语言的出现被描述为进化论中的七大转变之一。它改变了一切。它允许人类将知识和技能传授给后代,而不是注定要让每一代人都重新学习。它使我们能够创建复杂的协议网络,以支持我们的社会互动和群体,并制定道德和宗教准则,以帮助我们协调与他人的行动。没有语言,就不会有法律体系,就不会有有组织的贸易或金融,就不会有政治,也就不会有日积月累的科学或技术。

语言是我们最伟大的发明。没有它,我们的其他惊人成就将是不可想象的。然而,如果我们是正确的,人们所做的一切就是玩语言字谜游戏来传达他们的信息。每一场猜谜游戏都能以非凡和意想不到的方式塑造下一场,但从来没有任何计划创建一种沟通系统来彻底改变人类生活。语言是无数代人交流努力的累积成果,但也是偶然的。因此,语言的故事就是人类的故事。

如果语言就像一场字谜游戏,那么这就具有现实意义。单词、短语和句子只是交流的冰山一角。它们给出了理解意义的线索,但表象之下,是我们解读所说内容所必需的一系列其他东西,包括事实知识、文化和社会信息——如习俗、规范、惯例、价值观和潜规则——以及人际交往技能。

通过专注于这些表象之下的属性,我们可以成为更好的沟通者。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3月26日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3月21日发表题为《在废墟中生存:一座乌克兰声称不复存在的顿巴斯城市的生活》的文章,作者为斯捷潘·科斯捷茨基,全文摘编如下:

“上帝保佑你!”一位年长的沃尔诺瓦哈居民对即将离开的志愿者说。她和丈夫站在他们郊外住宅的前院门口,手里拿着刚刚送给他们的简单必需品,包括新鲜的面包、谷物、茶叶、咖啡和药品。几个小时后,在返程途中,志愿者的车会回到有电话信号的区域,记者将给这名老妇人在俄罗斯的亲属打电话,告诉他们她平安无事。这将是个好消息,因为在大概三周前沃尔诺瓦哈再次爆发冲突以来,那里一直没有通信服务。

“这里有人住”

这座城市大约位于马里乌波尔和顿涅茨克的中间,俄罗斯承认该地区属于“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简称DPR)。根据西方媒体和 *** ,它已经不复存在。

事实上, *** 发布了“讣告”,称“沃尔诺瓦哈曾是乌克兰的一座小城,在2022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期间被毁,这座城市的人口为21441人”。

据当地消息人士说,基辅的军队在沃尔诺瓦哈郊区修建了大量军事防御工事。不过,长长的战壕和深深的防空洞完好无损,没有受到DPR的攻击。这似乎支持了乌克兰人退守该市的说法,或许是为了防止对手使用大炮或发动空袭。当然,这意味着该市的居民区在战斗中首当其冲。

我第一次到沃尔诺瓦哈时,道路上散落着倒下的树木和建筑物的碎片。在一些地方仍然躺着阵亡士兵的尸体,不时可以看到被摧毁的军事装备和被坦克碾压的平民汽车。随后几天,尸体被运走,道路被清理干净,被烧毁的坦克和装甲运兵车被移到路边。DPR的紧急情况部已经开始修复一些建筑,但工作量很大。

该市有大量民宅被烧毁或炸毁。到处都有弹片的痕迹。栅栏或窗玻璃仍然完好无损的住宅非常罕见。许多窗户用塑料或木板封住。经常在大门上看到用粉笔写着“这里有人住”。经常在街上遇到被遗弃的狗——既有大型的看门狗,也有昂贵的宠物犬。

地下室生活

住在宅院里的人可以点炉子取暖,从地窖中取食物,自力更生一段时间。但住在多层建筑——沃尔诺瓦哈有许多多层建筑——的人做不到这一点。

土路上仍然有未爆炸的地雷,去往城市另一端五层楼组成的街区只好绕来绕去。这些地雷目前用胶合板隔开,有红布标记,等待清理。

在其中一栋楼里,居民们正在尽力修复公寓的窗户,期待春天的到来。争夺这座城市的战斗让地下室无法居住。一组坦克炮火击中了楼房,有几层楼垮塌,地下室天花板坍塌。据讲述此事的瓦西里和弗拉基米尔说,向这栋楼开火的是一辆乌克兰坦克。

他们打开地下室,我们下到里面。日光通过坍塌的天花板照亮房间。一切都被混凝土灰尘覆盖,到处都是碎片。袭击时,居民及时赶到出口,没有人遇难,但有三人受伤。瓦西里说,这栋建筑是在3月11日凌晨遭到袭击的。前两次没击中,第三次命中,导致楼房被毁。弗拉基米尔说,炮弹来自青年旅社的方向。与住宅楼不同,青年旅社有一个储备充足的防空洞。乌克兰武装部队的军人把居民赶出来,自己占领了这栋楼,楼周围停了几辆坦克、装甲运兵车和悍马军车。

瓦西里说:“我们在街上摆了一个烤架,正在和孙辈烤肉时,两名乌克兰国民卫队队员经过,开始粗鲁地问我为什么不去打仗。我说,‘像我这样的年纪,怎么去打仗?在这里,在地下室里,有我的孩子和孙子。我必须离开他们去某个地方送死吗?为了什么?为了什么信念?’第二天我们就遭到了攻击。”

弗拉基米尔证实,乌军敌视当地民众。他说:“他们部队的一名指挥官夸口说,他是一名退伍军人,是所谓的‘反恐行动’(乌克兰在顿巴斯军事行动的正式名称)的英雄。他说,他们会留在这里。”瓦西里说,来到该市的DPR部队并不知道有人躲在地下室里,因为乌克兰方面报告,他们已经被疏散。与此同时,他声称,疏散实际上是不可能的,甚至是危险的。几乎没有人希望前往基辅控制的地区,乌克兰军队禁止他们前往顿巴斯的亲俄共和国。弗拉基米尔还说,乌克兰人故意炮击附近的一家医院,把人熏出来。

炸毁的医院

塔季扬娜陪我去了这家医院。她也在沃尔诺瓦哈生活了大半辈子。她指着医院被炮弹炸出的窟窿和布满弹片的沥青路说:“他们故意毁掉我们。他们需要土地。然后,看来不再需要这块土地了,他们就生气地打我们。”然后她带我去了太平间,这座小楼也满是弹孔,明显受损。门是开着的,我看到太平间里满是尸体,叠成两三层躺在楼道里。据塔季扬娜说,国民卫队抽走医院发电机中的柴油,因此所有依靠呼吸机的老人都死了。据称,乌克兰军方说,如果他们被亲俄部队赶走,他们不会在沃尔诺瓦哈“留下任何东西”。

我既不能证实也不能否认这些所谓的战争罪行的报道,但在同一天,我将这些罪行资料传递给了一个处理这些事件的公共组织的专家。第二天,专家们就记录了塔季扬娜和她的邻居以及医院工作人员的证词。在本文发表时,还没有得出具体的结论。

在医院门口的公园里有几棵高大的杉树。它们被弹片严重损坏。整个院子里散落着大大小小的云杉树枝。在路上,人们大多骑自行车。现在,这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塔季扬娜坚称,乌军蓄意袭击平民。她说:“你知道,整个沃尔诺瓦哈就是一场巨大的战争罪行。这些都是施虐狂。我不知道世界在看哪里,或者为什么它不想看到这个!”听到我们的谈话后,一位骑着苏联自行车带着一袋杂货的老人放慢了速度。他说,一名国民卫队巡逻队队员向他开枪只是为了好玩,没有确切原因。为了证实这一点,他指着自行车车架上的一个弹孔。他继续上路,我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

临时安葬地

在距离其中一座建筑的入口处有几米远的地方有一座新坟。一个自制的十字架放置在花坛的正上方,上面刻着姓氏、首字母缩写和生卒日期。这是一名当地居民的临时安葬地。一枚炮弹击中了她所在公寓楼的燃气管道,她的公寓燃起大火。据她的邻居说,那个女人被彻底烧成了灰烬。只剩下她的头骨和脖子的一部分。人们决定将她的遗骸埋葬,而不是让遗骸躺在她的公寓里,直到战争结束。

她的一个邻居娜杰日达带我上到三楼,那里是死者的公寓,或者更准确地说,曾经的公寓。爆炸摧毁了大部分内墙,大火将居住空间化为灰烬。在地板上的碎片中,可以辨认出破碎的盘子,还能看到一个幸存的瓷俑——一个穿着长裤、留着额发的哥萨克人。下楼时,我看到其他很多公寓也被损坏了。所有的东西都被匆忙抛弃了。娜杰日达几乎哭着说:“生活在这里的是平民,没有士兵……现在每个人都住在地下室里。”

冲突仍继续

官方和志愿的人道主义特派团几乎每天都来沃尔诺瓦哈。但尽管有他们的帮助,初春的地下室还是很冷,所以志愿者们正在努力把病人、老人和孩子接出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人道主义项目专门用一辆面包车把两名轮椅使用者从私人住宅中接走,送到顿涅茨克的一家医疗机构。志愿者们还把弗拉基米尔的父亲、81岁的阿纳托利从地下室里接走了。

阿纳托利带了一袋保暖的衣服和所需的药品。我们启程前往顿涅茨克郊区的一个村庄,他的妹妹和外甥女住在那里。把阿纳托利送到顿涅茨克郊区后,他的妹妹和外甥女喜极而泣,邀请我们喝茶,但在我们拒绝后,他们拿出了一份礼物:一只冻鸡。夕阳西下时传来消息:沃尔诺瓦哈很快将恢复电话通信,阿纳托利将能听到留在那里的亲属的消息。与此同时,顿涅茨克仍能听到炮火的隆隆声,马里乌波尔的城市战仍在继续,前线仍然让家庭支离破碎。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现年51岁的新兴阶层经济学领域领军人物达里克·汉密尔顿在十几年前就提议,为在美国出生的每个婴儿设立一个由联邦 *** 设立和担保的信托基金,也就是“婴儿债券”,目标是缩小出生时存在的巨大不平等。这些债券可以让任何处于不利地位的18岁年轻人有资源追赶更富有的同龄人。在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谋杀后,议员们争相制定可能解决美国黑人和白人之间明显差异的政策,婴儿债券受到广泛的公众关注,但一些人也担心,一方面,建立联邦婴儿债券的目标仍很遥远,另一方面,即使是全面的联邦计划也无法解决种族财富差距。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3月21日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与社会其他领域一样,科学也被卷入了社交媒体引发的风暴中。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些研究人员因疫情首次进入公众领域,受众增加,在社交媒体上受到骚扰和恐吓的案例激增。社交媒体上信息传播的方式取决于这些平台的专有算法,因此其传播虚假信息的能力难以估量。虚假信息已经达到了危机的地步,它对国际和平构成威胁,干扰民主决策,危及全球福祉,威胁公众健康。应该如何处理社交媒体上的错误和虚假信息呢?研究人员又如何有效地利用推特等社交媒体向公众通报并与同事们分享研究成果呢?本期的特别新闻栏目探讨了这些问题。

美国《科学》周刊3月25日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3月28日报道 据法新社莫斯科3月25日报道,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周五抨击西方歧视俄罗斯文化,并且将之与20世纪30年代焚烧书籍的纳粹支持者相提并论。

普京在与俄罗斯文化相关奖项获奖者举行的电视会议上说:“今天,他们正试图封杀我们这个有千年之久的国家。”

普京还说:“我指的是对与俄罗斯有关的一切事物日益加深的歧视,指的是一些西方国家正在出现的这种趋势,得到了西方精英的充分纵容,有时甚至是鼓励。”

普京说:“众所周知的‘封杀文化’已经变成了对文化的抹杀。”他还说,俄罗斯作曲家的作品被排除在音乐会之外,俄罗斯作家的书“被禁”。

他说:“上次出现这样一场销毁不受欢迎文学作品的大规模运动还是纳粹近90年前在德国发动的……书就在广场上遭到焚烧。”

报道称,自从普京2月24日出兵乌克兰以来,西方对莫斯科实施了大量制裁,导致俄罗斯在政治和经济上越来越孤立,并且扩展到了体育和文化等领域。

另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3月25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将西方针对俄罗斯著名作曲家和作家的“封杀文化”举措比作纳粹焚书。

普京周五在与“总统文艺领域奖”获得者进行视频会面时说:“今天,他们正试图封杀我们这个有千年之久的国家。”普京抨击了一些西方国家“对与俄罗斯有关的一切事物日益加深的歧视”。

报道指出,这种所谓的“封杀文化”已经变成“对文化的封杀”。(作曲家)柴可夫斯基、肖斯塔科维奇和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在音乐会节目中被取消。俄罗斯作家和他们的作品也遭到禁止。上一次如此大规模的运动毁掉不想看到的文学作品是将近90年前纳粹在德国进行的。

普京说:“从在城市广场上焚烧书籍的视频画面中,我们记得很清楚。这种事情在我国是无法想象的。”他指的是上世纪30年代阿道夫·希特勒政权焚烧书籍的做法。

报道称,在莫斯科对乌克兰发动军事袭击后,一些西方机构对与俄罗斯有关的作品采取了行动。威尔士卡迪夫爱乐乐团取消了柴可夫斯基著名的《1812序曲》。该乐团的琳达·鲁宾逊说,该序曲在目前是不适当的,因为该序曲的部分“以军事为主题,并伴随着炮火声”。

相似地,意大利米兰的米兰-比可卡大学据称是为了避免紧张关系,暂停了关于俄罗斯作家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课程。在公众的强烈 *** 后,这所大学放弃该决定,宣布这门课程仍将保留。

参考消息网3月27日报道 2020年3月,《时代》周刊推举出100位女性风云人物。从1920年代到2020年,每年挑选一位杰出女性上榜。这是《时代》周刊做出的改变,解决了一个以年度男性风云人物系列而闻名的出版物遗留下来的问题。新冠疫情暴露了破碎的系统对女性造成的伤害。《时代》周刊选择关注那些致力于为世界各地的女性创造更美好未来的领导者。2022年度女性风云人物榜单中,有12位跨社区、跨代际和跨国界的杰出女性,她们为实现一个更加包容和公平的世界而努力。

,

皇冠正网会员开户www.huangguan.us)是一个开放皇冠正网即时比分、皇冠正网会员开户的平台。皇冠正网会员开户平台(www.huangguan.us)提供最新皇冠登录,皇冠APP下载包含新皇冠体育代理、会员APP,提供皇冠正网代理开户、皇冠正网会员开户业务。

,

美国《时代》周刊3月18日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 据法新社意大利巴勒莫3月24日报道,卡塔尔对意大利来讲又成了“海市蜃楼”:尽管2021年欧洲杯封王和四度拿到过世界杯冠军,然而在0比1败给北马其顿之后,意大利队却连续第二次错过了世界杯,这一糟糕战绩前所未有。

报道称,即便有大把的机会(32次射门),但意大利队却在伤停补时阶段受到了“惩罚”。比赛进行到第92分钟,曾效力于意大利巴勒莫俱乐部的特拉伊科夫斯基,打进了绝杀球终结了比赛。

用主教练米列夫斯基的话说,北马其顿以“意大利方式”赢得了进军世界杯的最后机会。该队将与淘汰土耳其的葡萄牙对阵,希望能够继续创造佳绩。

报道称,意大利队队长、37岁老将基耶利尼表示:“真的难以解释……我们被摧毁了,你想用什么样的形容词都行。”主教练曼奇尼则表示:“2021年夏天我经历了最开心的日子,今天则迎来了最大的失望,难以言表……”

意大利队似乎又回到了四年多前,当时它被瑞典队淘汰而无缘2018年世界杯。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 美国《 *** 》网站3月6日发表题为《美国亚裔应对袭击潮:我们需要找回安全感》的文章,作者系杰弗里·梅斯 达娜·鲁宾斯坦和格蕾丝·阿什福德。文章摘编如下:

去年11月,她在清扫昆斯区住所前的马路时遇袭,头部被石块重击,昏迷了好几个星期。在马桂英(音)挣扎在生死线上时,针对亚洲女性的其他袭击事件接踵而至。今年1月,一名患有精神病的男子在时报广场地铁站将一名华裔女子推下站台致死。下一个月,克里斯蒂娜·尤娜·李(音)回到唐人街的公寓时遭到尾随,被刺40多刀后身亡。

每次发生此类事件后,美国亚裔团体和来自各政治派别的亚裔公职人员都会大张旗鼓地声讨,要求采取更多措施解决针对亚裔人群的暴力问题。但说到采取何种战略来打击专门针对亚洲人的犯罪,达成统一就困难多了。

许多传统组织——包括一度主导亚裔群体政治的商会——都要求增加街头警力、加大执法力度,并采取更严格的保释规定。但是,包括纽约市许多年轻亚裔公职人员在内的自由派人士却反其道而行,反对加强治安管理,主张采取循序渐进的举措来应对精神疾病和无家可归问题。

纽约美籍亚洲人联合会执行主任姚久安说:“我们华人社区有一半人说‘我们不信任警察’,可是另一半人说‘我们希望给每个亚洲人配一名警察’。”

上周,随着马女士不治身亡的噩耗传来,这样的分歧再次出现。遇袭后马女士在医院接受了近三个月的治疗,最终还是不幸身亡。在3月1日举行的记者会上,她的丈夫高战新(音)边擦眼泪边谈起妻子,也是他高中时代就携手的恋人,他还谈到这座城市需要做出更大努力来防止此类悲剧的发生。

62岁的高先生呼吁多管齐下。他说,这座城市应该帮助无家可归者找到容身之所,但他也气愤地得知,这名被控殴打他妻子的男子此前曾多次遭到逮捕。昆斯区地方检察官正在权衡是否因马女士的死亡而升级对该男子的指控。

高先生说:“我如今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左看看、右看看,看是否会有人攻击我。我一直生活在恐惧中。”

76岁的于金山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他是唐人街历史最悠久的华人团体之一中华公所的主席,即将离任。他说,美国亚裔生活在恐惧中,并敦促纽约市官员采取果断行动。 

暴力是一种愈演愈烈的趋势。2020年,纽约警察局报告了28起针对亚洲人的偏见犯罪事件,逮捕了23人。2021年,警方逮捕了58人,记录在案的此类事件数量达到131起。

2月,一名陌生人在曼哈顿挥拳打向一名韩国外交官的脸。警方说,2月27日,一名男子两小时内在曼哈顿袭击了七名亚裔女性。

目前,亚裔是纽约市增长最快的人群。去年,五名亚裔美国人入选纽约市政委员会。纽约州众议院在2020年首次迎来两名来自南亚的议员。这些亚裔政界人士大多倾向于循序渐进地实现刑事司法和精神疾病医疗制度的改革。老年人和新移民则持另一种观点,他们认为更加严格的执法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因此更支持纽约市长埃里克·亚当斯的观点,要求加强警力并修改州法律,让法官在做出保释决定时考虑到危险性。

中华公所的于金山说:“美国亚裔女性为此付出惨痛代价。亚裔老人也在付出代价。”

他呼吁亚当斯市长安排更多身着制服的警察在街上巡逻,继续推动州议会修改保释法,尽管州参议院和众议院领导人都拒绝了市长提出的这一要求。

于金山说:“我们不关心你们的社会实验。我们需要找回安全感。”

亚当斯承诺成立一个紧急特别小组,把注意力集中在心理健康、无家可归状态与公共安全等因素如何相互交织这一问题上。这位市长和纽约市教育局局长戴维·班克斯都愿意考虑设置亚裔美国人的课程,奥尔巴尼的领袖们认为,这种课程将有助于减轻许多人认为助长此类袭击的“他者性”因素。

大流行也被视为袭击亚裔美国人的驱动因素之一;包括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内的一些人将病毒传播归咎于亚裔。

大多数亚裔美国人领袖似乎公开认同的观点是,谴责将这些罪行视为“黑人对亚裔”模式的冲动。美国亚裔儿童与家庭联盟的梁韵律说,种族分裂和刻板印象可能“破坏社群关系”。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3月15日发表题为《在秘密列车上保持乌克兰铁路系统运行的人》的文章,作者为古斯塔沃·谢拉。全文摘编如下:

尽管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部分地区进行特别军事行动,但乌克兰的列车系统仍在运行。乌克兰铁路公司总经理亚历山大·卡梅申和他的五名下属统筹铁路的全面运营。

在过去两周时间里,乌克兰的火车已经运送了210万人,其中绝大多数人逃往该国西部,或者试图前往波兰、匈牙利或罗马尼亚。列车达不到之前通常的160公里时速,而且经常不得不中途停车数小时来修复被导弹和迫击炮击中的轨道。即便如此,列车仍能保持每小时60公里的平均速度。

作为铁路系统控制的神经中枢,37岁的卡梅申和陪同他的五名工程师和高管一直在移动之中,他们在一辆列车上指挥工作,这辆列车只在少数车站停留,就停几分钟。他们借助苏联时代的一套老旧闭路电话系统与铁路系统1450个车站保持联系。

“策略是快速移动,这样你就不会被抓住,也不要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卡梅申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解释说。他在移动的车厢内研究地图,然后与各部门负责人沟通,看起来就像在前线指挥战斗的将军。他留着胡子,梳着小辫,看起来更像是摇滚明星而不是铁路总管,他还换下了西装,穿上了军服。

卡梅申和他的“将军们”最关心的是给受困的城市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位于亚速海的战略港口马里乌波尔现在是援助重点。卡梅申正在寻找替代方案:利用修复轨道的小型机车来输送救助物资,他在乌克兰另一个城市捷尔诺波尔坐镇指挥这一切。

铁路系统的另一个骄傲是配备了可以将伤员送往医院,并且有紧急手术室的列车。“在这方面我们得到了国外的帮助,但是我们自己在几个小时内将列车安装好。”一位工程师向记者解释说。

乌克兰铁路公司之前的23.1万名员工中的绝大多数仍然坚守工作岗位,他们是由铁路工人和民兵组成的“迷你军队”中的一员,负责保卫和控制铁路网络。

工程师们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每条路线都有大量的乘客。显然他们现在不能要求乘客买票或者付款,也无法阻止绝望逃亡的乘客上车。在从基辅撤离的头几天,乌克兰士兵不得不向空中鸣枪以便人群让车队离开,甚至列车车顶上都爬上了乘客,他们宁可暴露在零下20摄氏度的气温下。公司客运服务负责人表示,让尽可能多的人上火车的决定是艰难的,因为这意味着任何事故都会让更多人遇难,但我们别无选择。修理铁轨的工人处境最危险,很多时候,他们不得不在炮火下修路。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秩序”网站3月15日发表题为《欧尔班:俄罗斯在欧盟的特洛伊木马?》的文章,作者系卡门·马丁。全文摘编如下: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是普京在欧盟中最好的盟友。他批评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并拒绝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作为交换,他从莫斯科获得了廉价天然气和政治支持。

欧尔班被指责为俄罗斯在欧盟的“特洛伊木马”。他的立场使布鲁塞尔难以形成反对普京的共同阵线:欧尔班拒绝将矛头指向俄罗斯总统。甚至有人猜测匈牙利曾威胁要阻止对俄制裁。

然而,欧尔班并不总是与俄罗斯如此接近。事实上,他在上世纪80年代出名,正是因为他反对苏联在匈牙利的存在。此外,他还批评前任总理曾与克里姆林宫来往密切。但后来,他加强了与普京的关系,并成为后者在欧盟的主要盟友。从那以后,在欧尔班眼中,俄罗斯和布鲁塞尔互换了角色:对这位匈牙利领导人来说,现在的问题是,欧盟已经“苏联化”了。

对于欧尔班来说,维持与俄罗斯的政治和经济关系是当务之急。这是他“向东开放”战略的一部分。自2010年上台以来,他一直在推动这一战略,以减少对西方的贸易依赖。由于这一转变,在匈牙利民众中,对俄罗斯的看法有所改善,对普京的支持率也在上升:2022年初,有43%的匈牙利人对俄罗斯总统表示同情,而36%的匈牙利人反对普京的做法。即使在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这种趋势也仍在继续。

然而,俄罗斯作为匈牙利贸易伙伴的地位一落千丈:在2013年时,它是匈牙利第三大贸易伙伴,而三年后下降到第十四大贸易伙伴。欧尔班将这归咎于欧盟自2014年以来实施的对俄制裁,但其他人认为这一趋势在那之前就已出现:油价下跌降低了匈牙利从俄罗斯进口的价值,而俄罗斯的经济危机导致其从匈牙利进口产品减少。

俄匈关系的关键是能源。俄罗斯是匈牙利的主要天然气供应国,占后者进口天然气的38.4%和原油的78.2%。这种依赖也影响了匈牙利对发展核电的承诺。2014年,欧尔班与普京签署了一项协议,投资125亿欧元扩建一个核电站,该核电站的发电量占匈牙利耗电量的三分之一。

现在,在欧洲能源依赖造成的危机中,匈牙利的电价是欧盟最低的:每千瓦时0.1003欧元,而德国的平均电价为0.23欧元,最高电价为0.3欧元。原因之一是俄罗斯向匈牙利出口的天然气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格。维持低电价对欧尔班至关重要,尤其是在4月3日议会选举之前,因此他极力维持与俄罗斯的能源联盟。

除了经济利益外,匈牙利还选择俄罗斯作为欧盟的政治替代选项。欧尔班批评了欧盟的模式,同时赞扬了俄罗斯政权的成功。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 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3月14日发表题为《意大利是众多普京理解者的国度》的文章,作者为德国新闻电视台驻意大利记者乌多·京姆佩尔。全文摘编如下:

长期以来,在政治和经济上与普京的俄罗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不仅仅是德国政界。在意大利,理解普京的人几乎涵盖了该国整个政治领域。

范围广泛的普京理解者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就像试纸一样,让范围广泛的普京理解者在整个意大利暴露无遗。数量令人惊讶,在所有层级,政治光谱从最右翼到最左翼。其中,从一开始就支持普京的人就是前总理、亿万富翁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他跟普京有20年的私交。两人惺惺相惜,都在对方身上找到了自我。

我亲眼见证了贝卢斯科尼和普京之间深厚友谊的例证:2014年10月,普京和安格拉·默克尔在米兰的欧亚峰会期间举行了会晤。但是,普京放了默克尔的鸽子。他让默克尔等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午夜过后,他才在默克尔下榻的酒店露面。普京迟到了5个小时,因为对他而言,在米兰附近的阿尔科雷别墅与贝卢斯科尼共进晚餐更重要。直到最后一杯酒喝完,普京才跟他的“哥们儿”告辞。

普京与默克尔会晤的议题是顿巴斯地区的“分离主义分子”。默克尔用俄语和德语大声要求普京从克里米亚撤出,整个酒店大堂都能听到。会晤持续到凌晨,普京对我们只说了一句:“这是一次艰难、非常艰难但开诚布公的对话。”

在会晤过程中,默克尔女士如数家珍地给普京列出驻顿巴斯俄罗斯部队的番号,并且指责他撒谎,因为普京一直否认曾在顿巴斯“分离主义分子”控制地区部署俄罗斯部队。

今天我们知道,默克尔总理的严厉批评丝毫没有给普京留下深刻印象。相反,欧盟的制裁只是不温不火——这也要感谢意大利对普京的支持。

特别是在意大利,对俄罗斯制裁的阻力一直是巨大的。2016年,一个意大利政治家代表团甚至前往克里米亚“建立互利关系”。对此,基辅提出 *** ,但意大利外交部却置若罔闻。当时,来自贝佩·格里洛的五星运动党的外交部国务秘书曼利奥·迪·斯蒂法诺称乌克兰为“北约的傀儡国”。

2017年,马泰奥·萨尔维尼曾被拍到身穿普京T恤出现在莫斯科红场上。更令他尴尬的是:他签署了一项北方联盟与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之间的“合作协议”。该协议规定两党交换“与安全有关的信息”。随后,意大利被其他北约情报部门置于“秘密隔离”的状态,但这丝毫没有激怒北方联盟。

对于该党而言,这显然远远超出普京的一些友谊象征。在萨尔维尼的朋友詹卢卡·萨沃尼的协调下,一群接近北方联盟的商人尝试与一家俄罗斯石油公司达成交易。北方联盟每年从意大利的石油交易中获得6500万美元的佣金。这笔交易失败了,因为美国社交新闻网站Buzzfeed2019年公布了莫斯科谈判的一段秘密录音。此后,该案一直交由米兰检察院处理。

当前,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行动使局势发生了变化。老朋友贝卢斯科尼彻底消失了。萨尔维尼尝试在波兰搞一场公关活动,他想在那里接收难民。

“我站在普京一边”

俄罗斯对意大利经济来说并不重要:2021年,意大利出口商品总额为7500亿美元,其中意大利对俄罗斯出口仅有不到80亿美元,从俄罗斯进口140亿美元。当然,最重要的是天然气。

现在那些普京理解者主导着舆论:是的,战争是不道德的,但北约挑起了战争。观察人士对在所有媒体中了解普京并且是克里姆林宫领导人真正朋友的人数之多感到震惊。在国家电视台——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处处都对“俄罗斯的理由”深表理解。参加意大利的政治对话节目的都是普京的理解者,他们敦促乌克兰投降“以挽救生命”。

意大利总工会主席毛里奇奥·兰迪尼与前游击队员和反法西斯主义者协会曾共同呼吁3月5日举行一次大规模 *** ,其主要口号是:不要普京,不要北约。无数 *** 者要求停止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并要求乌克兰投降以结束流血事件。

意大利前游击队员和反法西斯协会主席詹弗兰科·帕利亚鲁洛声明,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是“一个无法弥补的严重错误”,它将意大利“置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许多人坚信,西方在基辅操纵着一个傀儡 *** ,而普京正跟在基辅掌权的法西斯和财阀作斗争。

其中不乏把对“西方”、对“美帝国主义”和对“德国在欧洲霸权”的仇恨转化为对普京的政治同情的年轻人。普京仇视西方?这也是我们所做的,因此我们支持普京,这就是这些圈子的想法。几天来,“我站在普京一边”的话题标签表现极为活跃。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 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3月16日发表题为《芥末喷到天花板、恶作剧的评论和意想不到的笑话:英国王室令人难以置信的幽默》的文章,作者系苏珊娜·塞瓦略斯。全文摘编如下:

王室成员严肃的刻板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他们就像专业演员一样扮演着公众喜闻乐见的角色。然而,他们在有些情况下也表现得十分幽默而且平易近人,最重要的是,让人感到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正如英美合作的历史电视剧《王冠》所展示的那样,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从小就被赋予了巨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70年来,她一直把作为君主的职责放在第一位,而把作为女人的欲望、问题和需求远远抛在脑后。她每次出场都展现出一种将宁静与威严相结合的高贵形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难想象她也会爽朗大笑和讲笑话。然而,据她身边的人透露,当镜头不对准她,所有臣民不把目光聚焦在她身上时,伊丽莎白二世十分喜欢开玩笑,而且带着一种独特的英式幽默感。

威廉王子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纪录片《菲利普亲王:王室的回忆》中印证了这种情况。他说:“生活中的一切都必须是正确的,但当一些事情出了纰漏时,他们——菲利普亲王和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也会哑然失笑。其他人可能会为此感到羞愧,他们却乐在其中。”哈里王子也表示,他的祖父母十分乐见打破常规。据他透露,亲王和女王甚至会说出“今年会不会捅什么娄子啊?真让人兴奋!”这样的话。

去年,英国第五频道播出的《王室宫殿的秘密》纪录片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打破常规”的时刻。当时,一名维修人员正在白金汉宫内进行维修工作。伊丽莎白二世女王正在附近整理她办公室中的一张桌子。当她看到维修人员时,就走近他问他是否要一杯茶。那人正全神贯注地工作,就头也不抬地回答:“好的,请加两块糖,但不要用那种样子愚蠢的瓷杯端给我。”几分钟后,此人被告知茶水已经端上桌,这时他才意识到,刚才给他送茶水的女性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她不但没有向他发难,反而带着微笑悄悄走开了。

另一个充满英式幽默的时刻发生在1982年6月21日。在这一天,戴安娜王妃和查尔斯王储的长子威廉王子出生了。在见到第一个孙子时,女王带着顽皮的笑容,一边看着她的儿子,一边感谢自己的孙子“没有继承他父亲的耳朵”。要知道查尔斯王储出生时,他的父亲菲利普亲王曾说自己的儿子看起来像“一块李子布丁”。

尽管菲利普亲王在公开场合表现得很严肃,但他也十分热衷于开玩笑。威廉王子在纪录片中回忆道:“他曾经把盛着芥末酱的软管盖子取下来,让你拿着它。然后他会突然捏住你的手,这样芥末酱就会喷向天花板。”他的玩笑总会让厨房陷入一片混乱。

  • 评论列表:
  •  Telegram美国群(www.tel8.vip)
     发布于 2022-07-28 00:03:32  回复
  • At its current share price, HLIB Research said investors may be concerned if the valuation is rich, as Genting Malaysia is already trading close to the pre-pandemic level.很6的写法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